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外汇

代表变元神第三百五十三章启程

2020-09-17

变元神 第三百五十三章:启程

熟悉的城池,熟悉的府邸,熟悉的人,但气氛却显得陌生且伴随着敌意,

面前的凌夕皱眉望着自己,似乎就是一个陌生人,

李青不愿再说什么,径直与他擦肩而过,便是要往府邸之中走去,几名黑衣人围上前來将他拦住凶狠道:“李府不可擅闯,”

“我乃李家少主李青,有何不可,”

李青一语惊人,让得当下所有的人纷纷面面相觑起了疑心,那身背巨尺的青年人淡笑了一声,道:“李府少主乃是李飞鸿,虽然他如今是个废人,但少主之位也从未更改过,”

“李飞鸿么,”李青皱起眉头,想起那日将他废了之后,时至今日也绝对卧床不起,

“李家府主李正可在,”李青又问,

话音落下,屋内便是传來一道熟悉的声音:“是谁找我,”

瞪大了眼睛,李青扭头看去,乃见府邸大门之中,忽然走出了一名长着,冷峻的面容里夹杂着岁月沧桑的痕迹,一身黑袍的装束下,显得他的身形略微有些瘦弱,

“父亲,”李青惊呼而出,他一眼便是认出了这个男人,虽然一段时间沒有相见的他,显得有些憔悴,但那张脸庞,却是格外的清晰,

李正立在门外微微一怔,眉头紧蹙间似是认出了李青,但正当他试图说些什么的时候,一阵剧烈的头痛忽然涌了上來,他双手抱头,痛苦不堪,

“父亲,”李青目光急切,扳开了阻隔自己前方的手臂,直接來到大钟寺国际广场位于西直门、中关村、亚奥三大商圈的交汇点了李正的身前,将他愈发瘫软下來的身子搀扶而起,关切道:“父亲,您沒事吧,”

话才刚刚脱口而出,李青忽然察觉到一丝气息的古怪,目光锐利之际,也是瞧见李正的眉心之间,一道“杀”字的刺青格外的明显,

“又是这个,,”李青顿时侧开了步子,思绪在脑中一片混乱,下一刻,面前的李正徐徐站了起來,也是一脸疑惑地望着他:“这位小兄弟是,”

“父......亲,是我,小青啊,”李青有些急切地说着,眼瞳越睁越大,怎么连自己的父亲也是这般模样,而且依他现在的状况,似乎根本不认识自己,

眼前的李正要比凌夕还要陌生,这样的感觉绝不可能出现在父子之间,李青心下想着,也是觉得这其中必定存在着某种隐情,而现在一切都还是个未知的迷,

冷雨似是察觉到一丝异样,急忙快步而來,将李青拉到了一旁,在他耳边低声说道:“想必这些人都中了杀神宗的失心粉,此粉有迷幻人心之效,现在的这些人,都只听令于杀神宗的指示,”

“失.....心,失心粉...”李青皱起了眉头,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东西,暗暗沉吟了半刻,也是抬眼看向冷雨,道:“你的意思,这李府上上下下,包括这些杀神组之人,都中了这所谓的失心粉而迷失心智了,”

“恩,”郑重地点了点头,冷雨脸色一沉,提醒道:“既然此地并未遭遇什么危难,还是尽快回去,这些人皆是杀神宗之人,不宜久留,”

咬了咬牙,李青定睛细看着凌夕和李正许久,方才重重地点了点头,转身离去,消失在漆黑的夜色里,

重新返回城门外的冷雨和李青一声不吭的坐在篝火旁,面色凝重,

“杀神宗为何会对我李府下手,”李青目光如面前的篝火,燃烧沸腾,

冷雨淡淡一笑,也是从怀中拿出了一个白玉小瓶,两个精致的酒杯,往其中斟上美酒,

篝火烘烤得温热的空气里,很快弥漫着浓郁的酒香,李青二话不说,一口饮入,牙齿紧紧咬合着,

相隔一段距离,樱月照看着竹小莲的躯体,褪下上身的衣袍将她盖住,小zǐ彪贴在她的耳朵旁轻轻低呜着,

“小莲姐姐,樱月一定会照顾好大野狼的,”樱月轻声细语地说着,望着容颜苍白的竹小莲,只得暗暗叹息,

小花还在昏迷之中,在婉婷元气的输送之下,她的面色也是逐渐有些好转,李小峰静立在一旁,翘首等待,心急如焚,

他们默默承受着变故所带來的悲痛,等待着时机,让那些恶鬼付出代价,

风越吹越冷,李青的身子却在酒劲中越來越热,足足半瓶烈酒下肚之后,他的脸颊才稍稍有些红晕泛起,

“杀神宗口中的龙纹锦盒究竟是什么,...”借着酒劲,李青发声问道,

嘴角微微一扬,冷雨斜撇了一眼李青,过了半刻,方才淡淡地道:“龙纹锦盒乃是密宗的无上宝物,是开启天梯的绝世秘钥,”

“天梯,绝世秘钥,”李青忽然來了精神,

“恩,天梯乃是通往上位面的唯一通道,但绝不可轻易开启,因为一旦开启天梯,不仅下位面的人可以直接通往上位面,上位面的人也可降临元气大陆,”

“那这样的宝物,现在就在神音宫之中,”李青问道,

冷雨道:“这龙纹锦盒既然是所有密宗的无上宝物,绝不可轻易交由一派密宗保管,因此这数百年來,皆是交替保管,每派轮三十年,但这一次,本该是轮到杀神宗了,但似乎宫主,并未有意思将着龙纹锦盒交出,”

“为何不交,”

冷雨淡淡地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宫主为何不愿交出龙纹锦盒,我只知道,我神音宫的宫主绝非阴险之徒,”

“若是依你这么说,我猜想,为何不交出龙纹锦盒的很大原因,有可能与杀神宗有关,”李青一口烈酒下肚,忽然脸色凝重的分析道,

面前的火光忽然诡异地摆动了起來,冷雨眉头微微一蹙,沉声道:“我听闻杀神宗与玄宗秘境暗相勾结,但玄宗秘境早已灭门,但能与这般密宗勾结,想必杀神宗绝非善类,”

“依你之意,神音宫之所以不交出龙纹锦盒,或许是发现这杀神宗有何阴谋,”李青问着,也是记起方才在李府之中见到的一幕幕场景,凌夕和父亲似乎眉心之上都有那枚“杀”字的刺青,莫非就是这个迷惑了人心,

正在这时,夜空之上,一而普京用“来看望好朋友”形容习近平的到访只急掠而过,羽翼呼扇着,带起一声锋利的鹰啸,乃见它的利爪之处,有丝带缠着一个小卷,冷雨眉头一您,白玉小瓶在面前挥洒而开,晶莹的酒水连珠而下,他目光一凝,手指连弹而出,那酒水便犹如利刃一般飞射而出,直射空中,

一声哀鸣响彻天际,猎鹰羽翼洞穿,从空中降落而下,重重地砸在了地上,冷雨快步而去,将鹰爪之上的纸卷取下,脸色顿时有些凝重起來,

“怎么了,”李青眉头一皱,也是步上前來,

乃见这小卷之中,赫然写着:“黄炎帝国,遭逢大难,”

“什么,连黄炎帝国也......”李青长大了嘴,他知道,这“大难”正是代表着恶鬼的入侵,掐指一算,如今七层地狱主拓拔野已死,接下來的最差也是八层地狱主的级别,这样的实力,全数攻击黄炎帝国,怕是黄炎帝国的大军也难以抵抗,

不过,这个消息很快便是将李青心头的怒火点燃了,这些恶鬼,残害了青峰团的弟兄们,更是连自己心爱的女人也无情的杀害,还有刘权和雷阳这些曾经同生共死的兄弟,

“是时候找他们做个了断了,”李青目光决绝,洞若观火,

“了断,你的意思是要前往黄炎帝国,”冷雨问道,

“正是,还请你们能够留守此地,想必那些恶鬼还会再來,”

冷雨道:“如今少主下落不明,我与婷妹倒是会在此地寻找一段时间,但李府的安危,想必杀神宗在此,那些恶鬼也不敢冒然行事,”

“好,那我便动身了,”说着,李青便不再多说什么,转身走向樱月的位子,半蹲下身子,望着竹小莲恬静的面庞,心痛不已,

“小莲,我一定会为你报仇,”咬着牙,李青轻轻的俯下头來,吻住了那冰冷的额头,泪水顺着眼角滑落,滴在她沒有温度的脸庞上,

怒火染红了他的双眼,李青的双拳紧紧地握住,每当他想起竹小莲将永远离开自己的时候,心便如利刃刺入一般,对于常人而言,也许死,代表着往生,只是相隔一世的分离,但竹小莲不一样,她死于恶鬼之手,魂体早已破散,永永远远无法重生,

先是何郁,现在又是小莲,这些恶鬼就如此残忍的夺去了她们的性命,李青嘶吼着,让得整片山林都为之震动,他势要让这些恶鬼死无葬生之地,为所有自己所爱之人报仇,

(终于写到第六卷了,所有的密宗,列国,教廷,以及冥界的府主级将会全员出动,终极之战的号角已经响起,且看李青如何屠杀恶灵,成就英雄崛起,伴随第六卷的开启,前卷的所有章节都将在这一卷结束,马上迎來后卷的故事了,精彩不断,还请继续支持段誉的《变元神》各种求,)



晋城白癜风治疗较好医院
东营白癜风专业治疗医院
济源哪家医院看白癜风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