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美股

代表是情非情

2020-09-21

狐族新狐王,虽是狐,但是身上并没有一丝属于狐狸的媚态,反而清冷如月,高洁如雪,狐王发小狼王,老是嘲笑狐王非狐类,狐王也没怎么在意,因为狐王知道他的血统并非纯正的狐族血统,狐王自小便未见过母亲,只从族人只言片语中得知,自己的母亲乃是赫连山的雪妖,雪妖自生下他后便因为灵力衰竭而死去,而他的父王再也未有娶妻,如今一千年过去了,他的父王逝世葬于赫连山头,而他也成了狐王。

后来狐王不知怎么的,狐王喜欢上了蛇王,蛇生性淫邪,蛇王虽是女子,却还是如此是如此,蛇王处处留情,每日身边总是围绕这不同的男妖,狐王看了也只是一笑而过,狐王与蛇王虽然暧昧不清,但是谁也不曾去捅破那层纸,狐王知蛇王喜欢天庭的琼脂酒,便托人向月老讨了一壶,代价则是狐王心头血一滴。

狐王高兴地拿着琼脂酒,亲自给蛇王送去,却得知蛇王有有事在忙,狐王兴致高昂,没有看见侍童脸上黯晦不清的神色,狐王用瞬移术来到他房门前,刚想开口喊,却只听见房门内传来,女子娇媚的求饶声,和男子的低吼,狐王的脸瞬间惨白下来,愣愣着转身,却看见慌忙跑来的侍童。

“狐……狐王……”

“这便是,你说的有事在忙?”狐王唇色惨白,却还是忍这心中的酸涩开了口,狐王知她本性如此,但是却还是第一次撞破她与别人欢好

“额……正,是”小童羞涩地低下头,不安地看着狐王

狐王忍着心痛,将手里的琼脂酒递给了侍童:“这是…我刚向月老讨的琼脂酒,我知道她喜欢喝,待她办完事后,你便将这酒给她吧,狐族里还有些事要忙,我先回去了……”

“是……”侍童小心翼翼地接过。

“你这又是何必,明知他对你不是真心,你怎么就眼巴巴的凑上去”狼王看着在房中喝酒的狐王,无奈地坐了下来

“你不懂…… 狐王喝下手中的酒笑了笑:“我若是真能不去喜欢上她,那如今便不会这般痛苦了!”

“妖族那么多美女,你怎么偏偏看上她?兔族二公主从小就喜欢你,守了你三百年了,你都未有回头看她一眼,还有狮族的狮王,这两个随便哪一个都是比蛇王好上百倍。”狼王看着狐王无奈地摇了摇头

“我也不知道她哪里好……可是阿齐,她是我活了八百年第一次喜欢上的人,我不想就这么放弃。”狐王想了良久终是说出了这句话,

狼王看了狐王一眼,仰头喝下手中的酒。

蛇王不说,狐王不捅破,就这样断断续续他们又纠缠了一千年,一千年后,狐王的年龄早已过了娶妻生子的年龄,族中长老各个都替狐王着急,而狐王却跟没事人一样,早上去断情崖练剑,午时批改族中奏折,或者去她那,入夜时与狼王一同饮酒,不过最近狼王娶了蛇族三公主,人家新婚燕尔的,狐王也不好意思打扰人家,一连几夜狐王都自己待在藏书阁,直到狼王找上门来。

“我说,你还不成婚吗?”狼王无奈地看着狐王

狐王默默不语地低头抚摸着腰间佩戴的九黎玉,良久方才开口:“我在等,等她开口……”

“等?我说我的狐王大人!!你等了她一千多年了,她可曾开过口?她对你可曾有过半点真心,你自个心里明白,何必作践自己,今日便做个了断,走我带你去找她,今个儿非得给我结果。”狼王一把拉起狐王,施法用瞬移术来到了蛇王的寝宫外。

“我说蛇王,你是用了什么办法让狐王对你死心塌地?都一千年了,狐王都未有成婚。”

“呵呵!本王不过是偷偷的给狐王服下了相思扣。”女子娇媚的声音响起,语气中颇有些得意。

“相思扣?”

“相思扣。”

“蛇王,你是从何得来的,这可是月老的宝贝,传闻这每隔三千年,月下老人会种下两棵相思树,它们彼此缠绕,历经风雨一千年后化身一根红线,月老便用这红线编织成枚衣扣的样式,这由红线编织的衣扣又名相思扣,传闻只要将自己的心头血,滴入这将相思扣种,再将这相思扣混以酒水,让心仪的人服下,这相思扣便能立马进入那人心头处,即使两人是有多大的血海深仇,那人也能对你倾心。”

“呵呵!当年我可是,费了好大一番功夫,偷偷潜入,月老宫才拿到手的。”

“王,你快与我们细细说来。”

“好!本王告诉你们……”

门外的狐王死死拉住愤怒的狼王,白着一张脸的朝狼王摇了摇头用了瞬移回到了寝宫。

“该死!你为何要拦着我,蛇王居然如此对你,我定要向他讨个说法!”

狐王愣愣地看着狼王,随后笑了起来,颇有些凄凉:“说法?别忘了她可是蛇王,我们三族之间因争妖王历代本就水火不容,到了我们这一代,我与你成了挚友,而你无心于妖之位,剩下的就是我与蛇王,我本无心于妖王之位,可是当年父王临终前,吩咐过我,我无奈唯有答应,而蛇王,她本就贪恋权位,这妖王她是定要得到的,如今想来我倒是明白她为何用这相思扣来牵制我了,你无心于妖王之位,剩下便是我与她,若是我倾心于她,这妖王之位,我定会为了讨她欢心拱手相让……”

狐王话音渐低,说到最后一个字几乎成了一声叹息

狼王看了狐王良久,只道一句:“这事是该做个了断了。”

狐王看着狼王闭了眼点了点头,应了声好

三日后,狐王派人送来一个锦盒,蛇王一身红衣妖娆入骨,轻蹙柳眉,看着锦盒脸色有些难看,因为这锦盒中源源不断传出呛人的血腥味,蛇王平生最不能忍受的便是这血腥味,但是看在是狐王派人送来的,蛇王勉强忍受着

“这是你家狐王赠与我的?”蛇王面色晦暗看着高台之下的狐族少年

“正是,王说了,这锦盒里的东西是他最如今珍贵的东西,如今赠与蛇王,望蛇王定要好好珍藏。”

那少年恭敬的笑道

蛇王有些好奇,在那狐族少年面前,打开了锦盒,只见锦盒之中有一颗心,在心口处有一枚小小衣扣。

蛇王看了差点将那锦盒失手打落,相思扣……这难道是……蛇王张口欲言,却又说不出话来,只觉得一股冷意,蔓延于四肢……

狐族少年看着蛇王苍白的脸,不由地冷笑:“我家狐王有一句话要我转告蛇王,蛇王不是想要这颗心吗?如今这颗心便赠与蛇王,望蛇王好生珍藏。以后蛇狐两族互不往来!”

话落,蛇王呆愣地看着锦盒,随后有些痴狂地笑了起来:“互不往来……狐王你当真如此绝情吗?……这千年来,你当真没有动心吗!”

蛇王生性高傲,见不得,别人弃她而去,何况这人又是狐王,狐王虽因相思扣倾心于她,对她痴心不改,这千年过去,她到底是对他还是有情的,可是如今狐王却这般……她不信,她不信,这千年,狐王都没有动过情?

三日后妖王大选,狼王不参与此选,而狐王因三日前受重伤,闭关修炼不见外人,蛇王轻而易举得到了妖王之位,即位后的蛇王要处理族中个事,便忘了要去探望狐王,待她处理完事想起来时,便得知狐王一族迁回了青丘。

蛇王得知后,不免心里有些失落,但是蛇王还没有来得及去找狐王,很快因为妖族中的事忙碌了起来。

当蛇王再次听闻狐王的消息已是三百年后,听说因狐族长老们逼婚逼得紧,狐王便立族中一名狐族少年为狐王,而自己退居深山清修,蛇王听完后不由的看向书桌上的锦盒,嘴角有了一丝笑意

狐王宫内,狐王慵懒地靠在一张软椅上,手中捧着一卷书卷,漫不经心地翻看着,时不时还端起桌上的清酒轻啜一口。

“啧啧,我说狐王殿下,您可是越来越会越会享受了。”狼王手持一壶烈酒笑意浅浅地走来,看着软椅上的狐王。

“咳咳咳咳……”狐王无奈地看了狼王一眼低眉轻咳了好一阵子,

看着狐王咳得厉害,狼王忍不住皱眉:“我说你这这又是何苦呢!当年把4月份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50.4%心活生生地剖出来,废了几百年修为不说,还有落下这一身病,当年跟蛇王断的如此决绝,几百年互不往来,为了不见她,你居然还迁回了青丘,你为了不娶妻居然,退位立他人为王。

狐王深深吸一口气,勉强露出一个笑容:“该断则断,她既然无心于我,我又何必多纠缠,那近千年的倾心,不过因为一枚相思扣罢了,你看我迁回了青丘数百年,她未有来找过我,她的心里没有我,只有权位,如今我已无心于红尘之事,不如好好清修,说不定千年后还可得道成仙。”

“好好,看到你如此,我也是放心了。”狼王笑着

“是啊!你放心吧,这么多年了我也看开了……”狐王放下手中的清酒,看着天上的朗月长叹一声。

狼王看了狐王一眼,低头喝下手中的烈酒,狼王知道狐王心中还是喜欢着蛇王的,否则也不会派人将那颗心赠于蛇王……“看开,若是你狐王能看开,早就得道成仙了……”狼王就不信那近千年的倾心,真的只是因为一枚相思扣……唉!怕是早已相思入骨,却未有发觉吧……

后来狐王一生都未有踏出过青丘半步,他一边清修一边在等蛇王

而蛇王从未来过青丘,她一边忙于妖族政务一边,等着狐王自己回来

后来他们二人此生都未有再见,一个终生未嫁,一个此生未娶。

共 29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狐王和蛇王一千年的爱情,一个爱的死心塌地,一个爱的诡异叵测,最终还是逃不过:问情为何物,只叫人以身相许。情是一把锁,锁定今生来世……因为爱恨情仇,一个终生未嫁,一个此生未娶。这篇传奇小说,用妖界的情感纠葛,阐述爱情这个永恒的主题。推荐共赏。【:清纯芳心】

1楼文友: 15:05:25 感谢赐稿江山!问候,有不当之处,请海涵!络不好,留评有点晚!



鼻塞的原因
酒泉看白癜风要花多少钱
贵港有专业白癜风医院吗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