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新三板

逆天元神命格缺失美食

2021-01-12

逆天元神 0093 命格缺失

傅静伤情日渐加重,已然无法食用任何食物,正处于昏迷状态。叶岑宇坐在床边,攥着傅静冰冷的柔夷,黯然伤神。

屋内地上摆放着晶莹剔透的万年玄冰棺,丝丝寒气,使温度骤降,令室内如同寒冬。

欧阳云天轻轻走到叶岑宇身旁,摇摇头轻叹一声。

“咳……”

叶岑宇转脸,看了一眼欧阳云天焦急的问道:“大师,小静快不行了,何时让她陷入沉睡?”

欧阳云天上前观察了一番傅静,眉头轻锁道:“要想让傅施主陷入沉睡必须封住她十八处穴道,但是傅施主伤情为何如此之重?她如今体内根本不能摄入一丝灵力,贫僧想了几日,均不知该如何下手?”

叶岑宇自责的说道:“这都怨我,想让小静成为修道者,所以请一位玄尊收她为徒,谁知小静体质特殊,受到反噬,才造成如此境遇。”

“原来这样,小施主,贫僧封住穴道之法必须动用灵力,恐怕会令傅施主有生命危险。”

叶岑宇脑中沉思片刻问道:“大师,晚辈曾今学过点穴之法,不需要动用灵力。不知是否可行?”

欧阳云天一阵哑然,问道:“不需要动用灵力的点穴之法?不知是何点穴之法?”

“乾坤点穴。”

“乾坤点穴!”欧阳云天大惊之后,恍然大悟道:“这因果相连,真是诡异所思呀。”

叶岑宇急问道:“大师,不知是否可行?”

欧阳云天笑道:“呵呵,当然可行。贫僧这就教你如何封住十八处穴道之法。”

说完,欧阳云天将十八处穴道的名称和位置向叶岑宇演示了一遍。

叶岑宇一点就透,很快便掌握了。

从十八处穴道位置看,有三处乃是女子禁区,要不是叶岑宇有乾坤点穴,恐怕要欧阳云天施展,他还真下不去手。

傍晚时分,傅静从昏迷中慢慢醒来。

一直守在傅静身边的叶岑宇一阵欣喜。

“小静,你醒了。”

傅静苍白的脸上,牵强的露出一丝笑容。

“叶……大哥,小静感觉……好累。好想永远睡下去,但是,小静不舍得……叶大哥。”

叶岑宇轻柔抚摸着傅静冰冷的脸颊,柔声道:“小静,叶大哥马上将封住你穴道,你就可以安心睡了,等叶大哥找到万兽之心,小静就可以像以前一样,健健康康,快快乐乐。”

傅静艰难的抬起玉手,攥住叶岑宇手掌,轻声说道:“叶……大哥,要是寻找……万兽之心有危险,你切不可涉险。”

叶岑宇强忍着泪水,轻轻点点头:“叶大哥知道。”

傅静脸上露出一丝幸作为对“龙凤祥”酒楼的鼓励福的神采,悠悠的说道。

“虽然有段时间……没法再看见…….叶大哥,但是小静知道……叶大哥会一直带着……小静。小静……并不孤单。”

“恩。”叶岑宇泪水还是止不住流了下来:“叶大哥……一辈子都会带着小静,不离不弃!”

“叶……大哥,答应我,帮小静照顾好父母……也好好照顾好……自己。”

“叶大哥……知道。”叶岑宇泣不成声。

“相知是缘……相守是情,小静在离去的……这一刻,能触摸到叶大哥的指.......尖......此生……无憾……”.

眼看傅静将要魂飞身死,叶岑宇抬手急速将傅静周身十八处穴道封住。

在最后一处穴道被封时,傅静面色从容的闭上了眼睛,全身功能均停止。

叶岑宇轻柔的抚摸着傅静冰冷的脸庞,柔声道。

“小静,你放心,叶大哥一定会找到万兽之心救活你。”

说完,叶岑宇站起身,将万年玄冰棺棺盖轻轻推开,小心的抱起傅静娇躯,轻轻的放入了冰棺之中。

傅静静静的躺在寒气逼人的万年玄冰棺之内,仿佛熟睡了一般。

“安心的睡吧,小静,时间不会太久。”

叶岑宇轻轻舒了口气,不舍的盖上棺盖,将万年玄冰棺收进玉扳指内。

欧阳云天一直站在门外守候,见叶岑宇收进万年玄冰棺,便轻轻推门进了房中。

两人落座后,叶岑宇直接问道。

“大师,万兽之心到底乃何物,可有提示。”

欧阳云天淡淡的说道:“贫僧占卜了一卦,微微窥得万兽之心的样貌。”

叶岑宇欣喜的问道:“长的是何模样?”

欧阳云天沉思片刻道:“万兽之心似乎是一颗zǐ色的晶石。”

“zǐ色晶石?”叶岑宇一头雾水。这范围太广阔了,zǐ色的晶石在zǐ灵大陆恐怕比比皆是。

“仅凭zǐ色晶石,还是无从下手呀。”

欧阳云天看了一眼叶岑宇,神色中有些疑惑和不解,轻声答道:“不过具卦象显示,小施主应该见过万兽之心。”

“什么!”叶岑宇惊讶不已。

“我见过……”叶岑宇惊讶之后,便陷入了沉思。脑中快速回想起来。

猛然间,叶岑宇圆睁双目,惊骇不已,自言自语道:“难道是它!”

叶岑宇记得,在穿越之前,曾今在地球苗族村寨救过一位少女,在他体力不支落水之时,不慎将少女脖颈上带的一颗zǐ色宝石给拽了下来,之后zǐ色宝石发出强光,他便失去了意识。

在叶岑宇印象里,这颗zǐ色宝石就是他唯一见过与万兽之心类似的物件!

叶岑宇正想说出此事向欧阳云天求证之时。欧阳云天制止了叶岑宇。

“小施主,不管你所想是否是万兽之心,但是请不要告诉贫僧。”

叶岑宇哑然,不解的问道:“这是为何?”

“呵呵。”欧阳云天笑道:“对小施主而言,这只是你的一个经历,但是对贫僧而言却是窥视了天机,这是要折损贫僧寿命和修为的。”

叶岑宇长着嘴,愣了半宿。

“不对呀,大师,你可是经常为人算命,预言如此精准,神一般的存在呀。”

欧阳云天笑着摆摆手道:“小施主,此言差矣。占卜之术虽然能一窥一个人的过去和未来一角,但是并不是你相像的那么神乎其神。”

叶岑宇笑道:“呵呵,这样也足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试想知道未来一角完全可以有所准备。”

“非也。小施主,你可想过,一个人的一生所遇之事可算是不计其数,占卜之术只能看到一角场景,可以说对一个人的运势起不了决定性的作用。而且一个人的命格并非一尘不变的,要不然岂能有逆天改命一说。”

叶岑宇点点头道:“大师所言极是,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是呀,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中。”

叶岑宇如今心情大好,打趣道:“大师,你如此喜好给人算命,不如给晚辈也卜上一卦如何,也让晚辈知晓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欧阳云飞笑道:“呵呵,小施主,对不起,你的命格特殊,无法占卜。”

叶岑宇不解的问道:“我命格有什么特殊的?”

欧阳云天神秘的说道:“因为小施主是无命基层组织建设年工作格之人。”

叶岑宇噗嗤一笑道:“大师,你说话前后矛盾,晚辈记得清清楚楚,我和小静前来你是提前便知晓的,如今这话岂不是不能自圆其说?”

“哈哈哈。”欧阳云天大笑道:“不错,但是贫僧是通过占卜傅静之命格得知你们前来,这只能说明你与傅静有所交集,并不是从你的命格占卜而来。不过令贫僧不解的是,贫僧占卜过很多人的命格,但是同时出现在这么多人命格之中,恐怕小施主是贫僧生平仅见。”

叶岑宇笑道:“呵呵,大师,这似乎没有什么区别,晚辈既然能出现别人的命格之中,当然也就知晓了自己的未来。”

欧阳云天摇摇头道:“小施主,别人的命格贫僧是不能相告的,不然就是泄露了天机,要折损寿命和修为的。”

“我靠!”叶岑宇暗骂一句道:“大师如此实力,怕什么折损寿命和修为。”

“小施主,贫僧要不是泄露了过多的天机,恐怕早就到达玄尊级别了。”

叶岑宇不死心,继续问道:“反正你也说了泄露了不少天机,再泄露点也不算什么。大师就稍微透露点我在别人命格中的未来,就一点点,怎么样?”

欧阳云天毫无所动,淡淡的说道:“对不起,小施主乃无命格之人,贫僧承受不了向你泄露天机所产生的后果。贫僧方才只不过占卜了与小施主有关的魔兽之心,却让贫僧折损了二千年寿命和一阶修为。”

“这么离谱!”叶岑宇瞪着大眼,无语了。

“正是。”

“那算了吧。”叶岑宇不知欧阳云天所说真假,不过对于未来他只是好奇,犯不着让欧阳云飞涉险。而且就算知道未来之事也是自寻烦恼,要是未来自己莫名死了,岂不是现在就不想活了。

人生之所以精彩,就是未来不可知!

见叶岑宇没有坚持,欧阳云天暗暗舒了口气道:“小施主,贫僧在苦昭寺使命已经完成,该向你告别了。”

叶岑宇问道:“不知大师去往何处?”

“血煞冥海。”

“血煞冥海?”叶岑宇惊问道:“具晚辈所知血煞冥海远古凶兽遍布,十分凶险,大师去那里所谓何般?”

欧阳云天轻轻叹了口气道:“咳,不瞒小施主,贫僧经常云游四方,其实是在调查zǐ灵大陆一个惊天的大秘密。”

沈阳治疗子宫内膜炎多少钱
成都阳痿
昆明包皮包茎治疗哪家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