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基金

剑道师祖第三十五章替身美食

2021-01-09

剑道师祖 第三十五章替身增加其购物舒适度。” 男士购衣的目的性很强并不适合社交型导购模式

纸人身子一点点胀大,棱角分明之处俱都变得圆润;面上墨笔描画的五官俱都变成实体,脸型变化,最终变得与陆鸿一模一样。

他一动不动盘膝坐在地上,冰冷冷的气息从身上传来。

陆鸿眉头轻蹙,不知为何,他在这替身身上感受到了一丝酷烈之感,连带着心中都觉得有一丝煎熬。

很快替身的身体变得温热,一道精魂流转,它缓缓睁开眼睛。

见到陆鸿时替身眼中先是有一丝惧怕,待看清他的脸时眼中的惧意稍减,但仍是面带惶惑之色,过了片刻后向他躬身一礼。

这变化陆鸿看了也暗觉惊奇,云雀的道术真是有些门道;而当真将一道魂魄禁锢在这纸人中又让人感觉齿寒。

这根本就是邪魔外道的作为。

陆鸿也学过妙手空空的盗术,亦曾去金刚门盗过书,若说是正人君子难免有失偏颇;但他终究是以剑术为主,异术诡计为辅,自认与万劫海,魑婴宗这等妖魔邪道大不相同,反观云雀的道术却有不少都有损阴德。

陆鸿问道:“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替身躬身道:“大爷,小人名叫刘武,只是一个猎户”,

虽然陆鸿言语温和,但他仍是掩饰不了心中惧怕,显然是受过不少折磨。

陆鸿对他心生同情,温言道:“不必害怕,在下只是想请你帮一个小忙,此事过后便向云雀道兄求情,或许可以放你离开”,

听到“云雀”的名字刘武身子明显一颤,道:“不...不必了,小人能侍奉云雀道爷是三生有幸,此次受道爷之命听候大爷差遣,大爷有什么吩咐小人照做就是”,

陆鸿知道一个人若不是吃足了苦头绝不会行为言语如此卑微,又见他身上有几丝黑气冒出,知道是最折磨人的炼魂术留下的痕迹。

又与他聊了几句,知道他本是邙山脚下一名老实巴交的猎户,对修界之事一无所知,只不过由于云雀途径邙山时正在炼制这替身纸人便将他杀死,魂魄祭练后禁锢在这纸人中,即便他死后也是饱受折磨。

了解此事后陆鸿对云雀心中突生芥蒂,但眼下云雀全力相助自己,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好言安慰他几句。

此时替身纸人虽然与他形貌相同,但刘武怯懦的性格和憨厚的气质却与他截然不同,陆鸿只好与他相处几日,让他学习自己的言行;其后又给他传功,很是耗了一番心力。

陆鸿本想将红妆,青璃,惊悸三剑给他背上以免露出破绽,但想到红妆是孙瑶所赠,青璃是琉璃所赠,两人都有轻微洁癖,而惊悸则还在养剑之中,略想想也就罢了,只将正阳剑给他佩戴。

这日忽有几人从烟雨楼御剑而来,陆鸿远远的便看见三人形貌,竟是陈风,林墨和柳烟三人,于是让刘武藏起来,自己走到崖边迎接三人。

“陆鸿师兄”,

“师兄,师姐,好久不见”,

当初陆鸿得以进入拜剑红楼多亏了三人,只是其中多是陆鸿误导利用,陆鸿内心对他们颇有些愧疚;入门后三人还替自己背了不少黑锅,陆鸿心中对他们愧疚之心更重。

但此时他正筹谋大事,不能露出破绽,是以仍是装出一副伤势未愈的模样

深圳房价在2014年11月开始止跌三人相互礼毕后柳烟见他有气无力的样子,关切地道:“陆鸿师兄,你的伤还没好吗?”,

陆鸿笑道:“剑毒秘典上的剑伤难愈,毒伤难解,恐怕还要将养些时日”,

柳烟从乾元袋中取出一瓶丹药赠给他,陈风则在一旁斥责林长定狠毒,只有林墨仍是娴静,似在发呆。

陈风道:“陆鸿师兄,受青阳子师叔之令,本门剑坟后日就开启了,今次我三人来此是告知陆鸿师兄进入剑坟后一些需要小心的地方”,

剑坟是拜剑红楼故去长老,供奉的埋剑之地,在门内的地位堪比供奉灵位的祠堂,要进入剑坟自然有不少需要注意的地方。

但陆鸿关心的却不是这个,而是.....

“师兄,师姐,今次剑坟选剑的诸项事宜是由你们负责?”,

陈风笑道:“是啊,我和林师妹,柳师妹常年帮青阳师叔打下手,这类事都是交由我们操办,若是办的好了师叔也会给些奖赏”,

陆鸿心中对他们充满了同情,有心想要劝他们不要趟这趟浑水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当下只能虚与委蛇一番。

直到三人将进入剑坟的令牌交给他,离开逍遥峰时陆鸿心中的同情仍没有散去。

第二日入夜时分陆鸿将刘武叫道身边,从乾元袋中取出红木做的令牌。

“刘武,还记得自己的名字吗?”,

刘武道:“记得,小人名叫陆鸿”,

“将去往何处?”,

刘武道:“身为拜剑红楼外门弟子,去往剑坟选取名剑”,

陆鸿笑了笑,将令牌交到他手中道:“这几****模仿我的言行颇有进步,但骨子里的东西却难更改,待见到同去剑坟选剑的师兄弟你装作重伤未愈的样子就好”,

“小人记住了,大爷”,

陆鸿站起身,背负双手道:“好好安歇吧,此事重大,你尽力而为就是,但若起歹心,相信云雀有的是法子让你生不如死”,

听到云雀的名字刘武身躯一颤,连声称是退了出去。

偷眼看了一眼陆鸿的背影,不知为何心中只觉得这个看似慵懒和善的人可怕程度丝毫也不亚于云雀。

陆鸿沉思了一会儿,回到竹屋沐浴焚香后朝着剑坟的方向恭敬地拜了三拜,这才踏足飞身离开逍遥峰。

凌晨时分,若虚峰,烟雨楼,牡丹阁上空飞出道道长虹,俱是往剑坟而去。

迎宾楼下有两人静静看着飞过头顶的道道虹光,一人身穿灰色广袖道袍,一人身着黑色袈裟。

云雀和无尘一个是道术名家,一个是有德高僧,但此时的两人气质却与平日里截然不同;云雀面上浮现出一层鬼气,而无尘脸上庄严佛像尽去,取而代之的乃是凶恶魔像,檀香化作黑气萦绕周身。

“大师,该去会会本门的高手了”,

两人相视一眼,脚踏鬼步穿行出山。

聊城看白癜风权威医院
成都治男科医院哪家好
湖州阳痿哪家好
标签
友情链接